关灯
护眼
    “混蛋——”

    在大厅打交道几个小时,叶凡还无比嚣张,钱向凰早把叶凡的声音记在了心里。

    所以叶凡虽然只是轻飘飘一句,钱向凰却不用抬头就知道叶凡来了。

    只是她也不敢激烈反抗和喊叫保镖。

    因为她能够感受第五块脊椎传透过来的死亡气息。

    她也是看过特工电影的人,知道第五块脊椎一旦被捏起,她就会马上死去。

    她轻轻侧头,看着叶凡,看着那只滑入自己身体的手:“王八蛋,你想干吗?”

    “钱夫人问这句话不觉得多余吗?”

    叶凡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近距离看着那张吹弹可破的脸:

    “你我已经是死仇,你恨不得打爆我脑袋,我也想踩死你给姚院长她们出口气。”

    叶凡轻声一句:“我攀爬十八楼来到这里,自然是想要你的命。”

    钱向凰咬牙切齿:“王八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不觉得自己太不厚道吗?”

    叶凡嗤笑一声:“我不厚道?”

    “难道不是吗?”

    钱向凰一边等待保镖发现端倪,一边继续尝试跟叶凡讲道理:

    “你自己想想,你扰乱记者会,坏我好事,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我还放你生路,你调头杀我太没有底线了。”

    “而且我放你一马是看钱四月面子,你靠钱四月庇护活下来,结果杀个回马枪杀我,你置钱四月何地?”

    “你让钱四月怎么跟青云会和钱氏家族自处?”

    她分贝拔高两分:“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白眼狼,我当时就不该给你生路,应该乱枪把你打死。”

    “不用这么大声。”

    叶凡保持着风轻云淡:“你吸引保镖进来没有意义的,法河都不是我对手,几个保镖纯粹是送死。”

    “还有,我从记者会离开,不是我惧怕幻影枪手,也不是钱四月庇护,而是我不想大开杀戒殃及姚院长。”

    “不然就是再多幻影枪手和青云会高手,也只会全部死在记者招待会上。”

    “像现在这样多好,姚院长不会被波及,我不用杀太多人,只是死你和姚小晚两个。”

    叶凡的一根手指轻轻转着圆圈,给钱向凰带去说不出的异样。

    钱向凰忍住身体的颤动:“王八蛋,话说的牛哄哄,有本事让我叫幻影枪手进来。”

    叶凡淡淡开口:“你想要拉他们陪葬?”

    钱向凰摆出一丝强势:“你有本事让我叫他们进来。”

    “如果你能撂倒他们,你对我要杀要剐,我不再怨言!”

    她落地有声:“不然,我不服,就是做鬼也不服!”

    叶凡漫不经心回应:“好,给你这个翻盘的机会。”

    说完之后,他就把左手从钱向凰的第五脊椎挪开。

    下一秒,左掌向上抬起,狠狠抽在钱向凰的腰部下面。

    “啪!”

    一记干脆清脆的拍打声在房间响起,钱向凰也吃痛不受控制地尖叫一声:“啊!”

    没等尖叫落下,总统套房的大门就无风自开。

    “夫人!”

    三个黑衣女保镖率先冲入了进来。

    接着十二名幻影枪手也跟在后面现身。

    他们不仅第一时间冲入房内占据有利位置,还迅速拔出背后的消音手枪指向屋内人员。

    雷霆、专业、沉着。

    “夫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一个黑衣女保镖下意识喝出一声,只是说到一半就变了脸色。

    其余人也都是眼神凌厉无比。

    显然他们已经看到了倒下的两名女佣和不该出现的叶凡。

    黑衣女保镖和十二名幻影枪手他们齐齐偏转枪口指向叶凡。

    叶凡面对枪口无所畏惧淡淡开口:“没什么大事,你们家夫人让你们进来救她。”

    钱向凰挤出一句:“给我废了他!”

    黑衣女保镖喝出一声:“放开夫人!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如不是见识过叶凡有点身手,担心开枪让叶凡狗急跳墙抱着钱向凰一起死,她们早把叶凡乱枪打死了。

    “是吗?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