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刚刚那个忍不住干呕的阿莫拉人顿时闭上了嘴。而那个严大人却满怀恶意的看向了长生,只不过却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愤怒心疼或者不可置信的表情,叫他在失望的同时也忍不住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虽然不能借口惩罚这个仆人,但她的表现还算不错。

    要想做他的仆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能够冷静自持,现在看来这个女人倒是满足了这一点。

    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的严大人心情好像好了许多,于是干脆带着长生来到自己的住所。

    那是一间宽阔而惨白的屋子,在那屋子里没有什么色彩鲜艳的装饰。严大人给长生指了指一间狭小的房间,带着不耐烦开口。

    “以后那里就是你的房间了,没有我的允许,不能随意出来。”

    “是。”

    长生安静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走了进去。言大人似乎也没想到她这么听话,而且一句不该有的话也没有问。愣了一下之后甩了甩袖子,转身离开了,想来是要去汇报这一次出去选拔的情况。这个女人的运气还真是好,他刚刚明明已经打算如果这个女人敢问一句不该问的话,就直接杀了她。没想到竟然被躲过去了。

    而长生只是安静的坐在除了一张床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装饰品的小屋子里,安静的闭上眼睛。

    元极前辈虽然沉睡,但是在沉睡之前留给她的东西终于派上用场了,她终于准确的定位到神域的位置。并且在刚刚踏入神域大门那一刻就已经传回了盛源大世界,以及另外两位萍水相逢的道友那里。

    想到这里长生忍不住又一次感慨,如果这次出行之前盛源大世界天道意识没有回来,元极前辈没有跟着自己一起来,她还真不能保证在不惊动神域的情况下将消息传出去。

    只不过这里实在危机重重,就比如说现在她能感觉到在这个屋子里有什么正在监视着自己的东西存在。看来从此之后,得减少和同伴们联系的次数了。

    长生缓缓抬头,在她的头顶是一层又一层透明玻璃组成的房间。一个又一个透明房间组成一层楼,每一层楼都在不断叠加,一直往上,形成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这些楼层在不断的变换位置,就像一个大型的具有生命力的物体。眼前这一幕确实超出了长生以往往的所见所闻。

    所以,那位传说中的神域之主此刻会在这座建筑物的哪里呢?是会在最顶层,还是在最底层?又或者隐藏在那无数来来往往的研究人员之间?

    长生此刻并不能确定,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她的前方有一场艰难而危机四伏的战争,正在等待着自己。而在同伴们到来之前,她孤立无援。m.

    只是,轻轻抚摸着自己的手指,长生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个带着寒意的微笑。

    眼前虽是绝处,但谁说,不能绝处逢生?

    就在此刻,仿佛有感应一般,在这座独立自成小世界的建筑物里,某处神秘的所在,一双纯正银灰色的眼睛,陡然睁开……

    新的战役,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