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85章你可承认?

    此言一出,长生立即警觉,带着长刀就往后退。雪津这是什么意思?

    雪津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此刻却陡然反应过来,这孩子是担心自己会用这把刀自尽啊。于是他不屑一笑。

    “啧!谁会给你那把凡刀祭刀开刃?我是说,哪怕不是人,其他生灵也可以。我看你这把长刀这么长时间都无法成为灵器,估计是缺少祭刀开刃这个流程。不如等百花会结束,你去买只鸡给它开个刃,祭完了还能吃,也不浪费。”

    长生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

    “我爷爷之前拿着这刀在战场上杀敌,之后还杀过一个匪首,也没见它生出灵性来。”

    “那肯定是祭刀开刃的流程不对。你听我的,等明天回来我们试一试。”

    “好吧。”

    虽然没报什么希望,但长生还是点了点头。或许雪津真的有办法呢?

    两人简单的收拾一下,然后就往城里去了,还是上一次住的那间客栈,将雪津安置好之后,长生出来采买,走出来没多远,就看见两个小摊贩凑在一起小声嘟囔着什么,反正这会儿也没什么急事儿,于是就走近了打听。

    “长生啊,你还记不记得之前见过的那个穿黑衣戴白孝的男人?”

    “记得。”

    这样一个人,想要忘记也难啊。印象深刻来着。

    “就是那个人,之前咱们请的那个戏班子不是没走吗,好多人想听那出太子出巡记,于是他们就加紧练了练,想着今天晚上的河灯会能唱一唱。没想到那个男人在人家练着的时候就冲了进去,用老大一把长剑追着人家当家小生的脖子说人家长得太丑。”

    “哎哟!那男人失心疯了不成?”

    “谁说不是呢?那小生长得极俊俏的一张脸,身量唱功都是一流,我反正是觉得人家长得好看的很。谁知道那男人怎么想的?把人家都给吓坏了。”

    “那后来呢?”

    长生忍不住问了一下。之前在乡镇上那个戏班子就是因为唱了太子出巡记戏台子塌了,难道也是那个穿黑衣戴白孝的男人做的?

    那两个小摊贩十分不满的指责那个男人。

    “那男人怎么也不肯让那戏班子唱太子出巡记,别人说什么他都跟傻了似的当没听见,就是不肯放人。后来那戏班子还能怎么样?最后还是同意了。毕竟那戏班子是天南海北跑着唱戏的,那男人看起来像是个江湖客,要是追上又是一场纷争,只能不唱了。”

    “唉,也不知道那男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人家唱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不想听就不要听了。害得我们也看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