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87章黑影

    难得雪津这么有兴趣,长生自然答应了,晚饭的时候还去找了之前卖给他们香堆雪的小贩,买了一大堆香堆雪的幼苗。此时正值春暖花开,回去种上之后,不管怎样也能再欣赏一季。只是可惜,那卖花的小贩之前也不知道这香堆雪的习性,只是外出采集花草的时候顺便带回来的,这也是第一次中活。

    不过即便如此,两人的心情都很不错。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雪津都要把香堆雪放在自己床头柜上,时不时地看一眼。

    长生坐在自己那张床上,觉得有些稀奇。雪津怎么就那么喜欢香堆雪呢?若是回去种不活又该伤心了,看来还是得时常给香堆雪注入点儿灵气才好。

    把雪津劝睡之后,长生自己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然后也歇下了。

    夜半时分,长生突然感觉身上一阵寒凉,猛然睁开眼睛坐起身!却看见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北风吹开了。她觉得奇怪,探出头去仔细看了看,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只是窗外的风还在呼呼的吹。

    虽然已经春天了,但这夜里的风还是寒凉得很。长生把窗户仔仔细细的关上,来到眉头微皱就连睡梦之中都不安心的雪津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长生经常看见雪津这种就连睡梦中都无法挣脱过往梦魇的模样,但是却始终无法习惯。

    即使雪津不多说,但长生能看出来,他以前一定是个极其潇洒的少年人。就像,嗯,长生以前其实也没见过几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人。但是雪津给他的感觉却真的很像爷爷曾经说起过的,在战场上与同袍背靠背托付生命的那种人。意气风发的那种!

    如果非得要形容的话,那大概就是曾经和爷爷顾奶奶一起看的那出太子出巡记里容颜俊俏武艺超群又明察秋毫的太子吧。那样的人,站在人群之中一眼就能看见,就像天上的太阳明月,光芒万丈。

    不知道雪津到底遭遇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的性子,长生总觉得惋惜。像这样生来就光芒万丈的人,就应该一辈子发着光,若是有一天从神坛上被拽下来,那该何等叫人叹惋呢?

    不过没关系,只要不停的对他好,叫他重拾信心,总有一天,那个很厉害的少年人,终究还是会回来的。

    看雪津紧皱的眉头渐渐放松,长生微微松了口气,随即自己也去睡了。

    夜里的寒风如何肆虐,都吹不到躺在温暖被窝里的人。那些凛冽的风儿不停的四处吹刮,似乎要赶在温暖的春天来临之际展现自己最后一点儿凉意。

    只是在吹刮到客栈屋檐下的阴影时,那些寒风似乎都被这黑暗的影子给吓散了。许久许久之后,那黑暗中的影子微微动了动,发出一声小小的武器碰撞的声音,然后再次隐匿于黑暗之中,不见了。

    只留下一声压抑的叹息。

    翌日一早,雪津还没醒,就被外面的喧嚷给惊动了。他难得有兴致,一骨碌爬起来,第一眼就去看自己那盆香堆雪。

    但第一眼竟然没看到,仅存的困意都被惊的消失,下意识的喊长生。

    “阿丑阿丑!我的香堆雪呢?它不见了。”

    “在桌子上晒太阳呢,你好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