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

    建安二年,新帝杨翊平亲率精兵平叛,历经半年,终于将起兵谋反的定国公楚志淮逼得走投无路,四十万大军加上各路响应者,一路败退,最后退守南疆定州城,余兵不过四万,日落西山,指日可待!

    大军围困定州城,正待一鼓作气攻破定州之际,皇帝突然按兵不动,将定州围城个大铁桶,却不攻城。

    朝野上下猜不透少年天子的心思,平定两场叛乱,夺回皇权,也无人敢质疑皇帝半句。

    京郊外,落雁山北坡,前朝君主顺义帝墓葬前,一女子跪倒在并不合乎帝王身份的墓碑之下,泪流满面。

    看着她伤心难过,陪在她身后的男子眼中流过一抹不忍,困扰了他几年的谜,在见到她的伤心欲绝之后,更加的不解。

    “若曦……”

    梁子阳蹲下身子,伸手去扶她,“不要难过,你已经尽力了。”

    楚若曦没有起身,悲愤的脸上,更多的是对父皇的愧疚,两世为人,皆逃不过一个情字,一再被人欺骗,对于前世,她更多的是痛恨负心人,但今生对那个男人,她恨的是自己。

    “若曦,不要这样……”梁子阳强行去拉她,“事情还有转机,我们并没有输。”

    “转机……”

    楚若曦推开他的手,轻轻摇头,“不可能的了,我苦心绸缪将他送上那个位置,以为可以……却不想却是把自己给折进去了,如今再像把他拉下皇位,谈何容易。自从上了天恩寺,……丢了前国库宝藏,这一条不归路上我早已是无法回头了。”

    梁子阳飘逸的长发舞过脸颊,遮住了他的眼眸,无人察觉到他眼神的变化。

    他的手在墓碑上拂过,再次落在楚若曦身上:“宝藏?你指的是?”

    楚若曦侧首望过来,嘴角多了一丝苦笑,望了他片刻,眼泪落得更凶,将头转向顺义帝几字,没有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