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401章三清对棺灵,鸿钧欲和事

    紫霄宫内,正思考如何应对李平安的鸿钧道人瞬间被黑线吞噬。

    这家伙的哭戏跟谁学的?

    他那个仙子师父是清冷的性子,云中子也不会如此行事啊?

    鸿钧道人一时颇感无语。

    他看了眼前方这六个巨大的光柱,随手震了震衣袖,身形刚要飘去外殿,此间三道光柱同时闪烁光亮。

    一张太极图、一只盘古幡、一把青萍剑;

    三大至宝、灵宝的印记出现在光柱之外,这代表着三清已是听闻了李平安呼唤,正密切关此事。

    鸿钧道人缓声道:

    “道友不必挂念,专心接纳天道成圣就可,我去看看平安天帝有何委屈。”

    三道光柱微微震颤,盘古幡与青萍剑的印记最先消散,但一缕黑白二气已是飘出,环绕在了鸿钧身周。

    鸿钧道人不由紧紧皱眉、凝视着李平安,随之掐指推算,目中多是疑惑。

    “他只给了弟子三个月的期限,必须在三个月内给他回复,若弟子答应做他弟子还好,若弟子不愿做他弟子……他还有威胁之意!”

    此殿已是化作了正常仙殿大小,摆了几排蒲团。

    那家伙还真是会搞事。

    鸿钧不明所以。

    元始天尊称鸿钧为老师,李平安这声祖师自也喊得。

    “还说,要弟子跟着他去做一番大事业,等天地寂灭就带弟子超脱而去,用两个天地残存的天地本源物重炼一个完美的天地!

    鸿钧道人身形后仰,目光有些复杂。

    紫霄宫外殿仙光闪烁。

    “祖师救我!”

    鸿钧道人魁梧的身形端坐在一巨大的道字前,须发不飘、长袍不舞,仙风道骨、世外高仙。

    鸿钧道人抬手召唤,李平安与瑶池身形入内;

    大鹏鸟身形未能向前,今日自是无缘得见鸿钧。

    李平安、瑶池与化作人形的大鹏鸟,就在宫门外站着。

    鸿钧皱眉看向瑶池,后者抿嘴摇头,只是低头不语,实际在忍着笑意。

    “祖师明鉴,此非弟子故意来此扰您清净,实在是……被那灵鹫山棺中之灵逼到无可奈何!只能来天外紫霄宫寻师祖、师伯祖、师叔祖!”

    他说的自是实情。

    鸿钧缓声道:“天帝平安,何以来此哭喊?若只是天庭进程受挫,我定要怪罪你来此喧哗闹事了。”

    这辈分谁来怕是也理不清了。

    瑶池差点笑出声,只能在旁低头忍着。

    鸿钧问:“你说的,可是那棺中之灵现身,与你和道门诸弟子言说天地寂灭之事?”

    “此棺中之灵所谋乃天地寂灭之后,弟子也不知他到底是否算强敌!

    李平安一声长叹,抬手擦了擦眼泪,起身高呼:

    “哦?”

    六教主中,离着大道圣人境最近的太清,此前就已完成了天道圣人的晋升,此刻只是给他面子、偿还因果,这才没有破坏千年之仪。

    “听他的意思,还想让弟子去建设新天地!”

    ――鸿钧道人并未合道且居于混沌海,若非刻意观察洪荒天地,或是提前留下的布置被触发,他也无法做到对洪荒天地的实时监控。

    “弟子着实拿不定主意!

    李平安言辞恳切,继续呼喊:

    接引和准提还只是他的记名弟子……

    实情中又掺杂了两句胡话。

    “此事千真万确啊祖师!”

    只要给太清一个借口,太清可随时回返洪荒。

    鸿钧道:“休要哭哭啼啼,天帝岂能如此失态?你且入座,稍作歇息,我与你三位师祖商谈一二,他们正闭关接纳天道之力、混沌之精,不便外出与你相见。”

    殿内。

    李平安拱手呼喊:

    “是那棺中灵瞧弟子天资聪颖、一表人才,非要收弟子做他徒弟。

    收李平安为徒又图个什么?就怕洪荒的辈分不够乱?

    李平安是云中子的弟子,又是一名女仙的弟子,再成他的弟子……

    李平安刚刚站定,瞧见前方端坐的鸿钧道人,嘴唇一扁、纳头便拜,口中高呼:

    鸿钧暗道一声苦矣。

    ‘这李平安又怎么了,为何突然来此地哭诉,贫道就打个盹儿的功夫,这又发生了何事?’

    “并非此事!”

    瑶池在旁欠身:“老师,陛下所言句句属实。”

    “多谢祖师,”李平安施施然站起身来,“那弟子就全仰仗您主持公道了。”

    “善。”

    鸿钧身形渐渐变得虚淡,而后悄然消失不见。

    李平安松了口气,感觉有人轻轻扯自己的衣袖,扭头看了眼瑶池。

    他露出了略显尴尬的微笑。

    瑶池掩口轻笑,拉着李平安的衣袖传声:“你当真是有些道行在身上呢。”

    “情势所迫,”李平安淡定地传声回去,“哭只是表明态度,我与域外天魔势不两立。”

    瑶池的元神噗嗤笑出声,又连忙遮掩。

    紫霄宫重地,李平安可以肆无忌惮,她可不能失了礼。

    ……

    内殿。

    鸿钧老祖看着面前太清老子的虚影,彼此相顾无言。

    老子微微抬手,中年面貌的元始天尊、青年面貌的通天教主,各自显露虚影,且已明了李平安为何事而来。

    【棺中超脱者欲收李平安为徒。】

    “此间发生了何事?”

    通天教主纳闷道:

    “平安是个不错的孩子,贫道也是颇为喜欢,但你说他有经世之才、旷世之能,贫道却觉得有些夸大了。

    “那棺中灵不是其他天地侵入咱们这边的超脱者吗?

    “他竟能瞧上李平安……超脱者是个女子不成?”

    鸿钧满脸黑线:“此超脱者与我为友,远古时也曾与我论天地之势,他此举应当是有深意,只是平安不敢胡乱应下,这才来此与们禀告。”

    太清道:“此间自有逼迫之意。”

    元始天尊哼了声:“那棺中灵好大的本事!不过是畏惧天地生灭之律的怯懦之灵,竟趁贫道不在天地间,如此欺压我道门弟子!”

    鸿钧温声道:“元始莫急、莫急,棺中灵之谋不过是天地寂灭之后的残躯,他与洪荒本就无利害冲突。”

    太清老子却道:“直接问问这棺中灵如何。”

    “怎么问?”鸿钧不明所以。

    太清慢慢抬手,面前出现了一张太极图。

    下一瞬,玄都城中的大法师睁开双眼,双手快速掐印,太极图升空而起,悬浮于玄都城上空。

    灵鹫山上风云涌动,此地结界被清浊二气直接扯碎!

    太极图现!

    灵鹫山的山体几乎透明,显露出其内那口静静悬浮的古棺。

    太极图内飞出一张黑白交错的大手,无视乾坤、径直抓落,似是要将天地掀翻、乾坤倒转。

    石棺上方出现了一道黑影,黑影似是传出了一声轻笑,那石棺周遭瞬息间化出了密密麻麻的‘树根’,‘树根’转眼铺满主天地各处。

    太极图飞出的大手瞬息止住。

    紫霄宫中,太清老子眯起双眼,老脸满是冷峻。

    棺中灵化作的黑影一步迈出,化作一束七彩霞光,主动遁入太极图中,过玄都城上空、抵达紫霄宫内,落在三清与鸿钧之前。

    它似已等待多时。

    鸿钧老脸露出浅浅的微笑,三清却是面色凝重。

    鸿钧缓声道:“道友既来此,倒是可以好好解释,道友本是答应我不做他事、静待寂灭,而今为何又外出走动?”

    “此间自有食言之处。”

    棺中灵自黑影之中拱了拱手,缓声道:

    “还是初次与此界三清照面,此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道友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