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路过1个拐角的时候,1个人影1闪而过。

    顾谨时皱了皱眉,推门进了房间。

    将外套随手1扔,1把扯掉束缚的领带,顾谨时1边脱衣服,1边朝浴室走。

    明天估计会忙到很晚。

    今天休息时间也不是很多,但他有点小怪癖,睡前再累也要洗澡。

    镜子里是他精壮的身体,水珠从他发尖滴落,顾谨时随手抓了张新拆封的帕子擦头,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看到的却是1双格外亮的大眼,带着笑意看着他,比棕色小熊更灵动的眼睛。

    直勾勾的看着他,闪着青春美好的光芒。

    他下意识伸手去摸,触手冰凉。

    镜面上的雾气被他带水的指尖划开,露出他毫无生气的眸子。

    抓不住的终究会逝去。

    心1瞬间坠落。

    仿佛失去了什么。

    明明他什么也没得到过,却会有这种感觉。

    顾谨时怔愣了会儿,想起自己还没有吃药,他转身出了浴室,就着冰凉的矿泉水吞下苦涩的药。

    压下心底莫名的情绪。

    电话在此刻响起。

    是个陌生号码。

    刚1接通对面粗声粗气的男声就传来,“顾先生是吧?”

    “有事?”

    “你女朋友在我手上,想要救她就来万福大桥。”

    顾谨时皱眉,想起进房间前的人影。

    他道:“我没有女朋友。”

    “顾先生,你这就没意思了,我们对你可是了解得清清楚楚,而且这小妞自己也承认了,说你是她男朋友。”

    顾谨时:“......”

    “我们只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你这小女朋友可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记住是你1个人,要是多了人,我们可就不空气了。”

    ‘小女朋友’4个字。

    顾谨时1下子就想到了周念。

    刚才她和自己1起进的酒店。

    挂断电话,顾谨时随便穿了1套休闲装,黑衣黑裤。

    他来到刚才周念的房间敲门。

    开门的却不是周念,而是和她同行的女同学。

    顾谨时朝里面扫了1圈,没人。

    又问女同学,她说周念出去了还没回来。

    顾谨时神色1下子就沉了下去。

    外地出差,他没开车。

    但想到1会儿的情况,开辆车明显更方便逃跑。

    于是他在酒店周围看了看,看到1辆黑色小车,是这家酒店经理的。

    他善于理财投资,账户里也有不少闲钱。

    顾谨时直接找到经理,原价的两倍买下了这辆车。

    要是以往,他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但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深夜的z市,万福大桥上人并不多。

    顾谨时即将开上大桥的时候,他看到大桥下方石柱上绑着1个人。

    半身浸泡在水里,长发披散看不清容貌。

    黑夜也看不清穿着。

    顾谨时无法分辨是不是周念,但他的心莫名已经紧了。

    想起她小心翼翼叫他‘2哥’的样子,细胳膊细腿,娇弱得1碰就碎。

    肯定被吓坏了。

    他迅速找了个地方停车。

    然后从1个岔道翻到那个滩地去。

    夏天的河边风浪大。

    顾谨时站在岸上,看着河水不停冲刷着石柱上的女人。

    这时手机响起,男人的声音传来,“顾先生,我老板说了,这次是给你1个教训,希望你以后做人低调点,不要争不该争东西。”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顾谨时暗沉的眸闪着危险的光芒。

    他脱掉外套,然后走进浪潮里,艰难的游到女人身边。

    她气息微弱,身体冰凉1片。

    顾谨时掏出解剖刀,划开绳子,在浪潮中将她拥入怀里。

    河水腥味很重,顾谨时浑身湿透,黑色打底衣紧紧贴着身体,紧实的肌肉隐匿其中。

    他臂力惊人紧紧扣着女人的腰把人往岸上拖。

    女人察觉到有人来救,她纤细的手也不自觉搂住顾谨时。

    浪潮好几次来袭,顾谨时都紧紧拉着她,将她拢入怀里。

    直到上了岸,女人微弱的声音传来,“谨时,你来了。”

    带着虚弱的哭音。

    而顾谨时却怔住了。

    这声音并不是周念,而是沈南柯。

    沈南柯来z市参加选秀,听说顾谨时也在z市,就想给他1个惊喜。

    毕竟上1次,俩人不欢而散。

    没想到她刚在前台问完房号,上个洗手间的时间,保镖没跟着,就被人莫名其妙绑了。

    虽是夏季,她也泡了快1个小时又害怕,整个人虚弱得无法站立。

    顾谨时先是松了1口气。

    但看着虚弱的沈南柯,毕竟是个女人又是因为他,于是他将外套裹在她身上。

    然后打横把她抱到车上。

    沈南柯坐在车上,眼泪汪汪看着他道:“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从接到电话不到2十分钟,他就赶了过来。

    沈南柯心底那份对顾谨时爱意的不确定少了许多。

    顾谨时看着沈南柯没说话。

    沈南柯想拉住他,他却微微侧身道:“我送你去医院,今天的事,对不起。”

    毫无感情的话。

    但沈南柯此刻沉浸在顾谨时不顾1切逆着浪潮救自己的情感之中,完全没有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