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沈南柯道:“谨时,没关系,你喜欢我,我答应做你女朋友。”

    目的达到了。

    他没说‘我喜欢你’,但沈南柯答应做他女朋友。

    顾谨时又沉默了。

    他想起不知道去哪儿的周念,心里有些漂浮不定。

    但他既没承认也没反驳。

    这能让他获得沈家的支持。

    真心也好,假意也罢,能达到最终的目的就好。

    车子还没启动。

    迎面就开来1辆车,从车上下来1个男人。

    是跟顾谨时同期的竞争对手,来人在顾氏考核种均排名靠前。

    他是来看顾谨时笑话的,顾谨时表现得太过突出,被人出手搞了。

    这人就忍不住想来取笑1番。

    开口嘲讽了顾谨时几句,还提到了私生子的身份,最后又不知道怎么提到刘静蕴。

    没人知道这是顾谨时的雷区。

    他解了安全带,2话不说将人按在地上打,顾谨时出手极重,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暴怒。

    面临欺负,他1直都是忍耐。

    在羽翼未曾丰满之前,他向来小心翼翼。

    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从接到电话开始,他整个人都处于1种极其不稳定的状态。

    从来没有那1刻像现在这样,想彻底让那些恶人从地球上消失。

    最后那人被打得没了动静,沈南柯也被吓到了。

    顾谨时回过神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

    他站在那里看着地上的人,整个人被1股落寞的寒气围绕。

    沈南柯以为他做这1切都是因为她,感动万分。

    她道:“谨时,你先走吧,这件事我来替你处理。”

    后来,沈家那边来了人,顾谨时情绪不稳定,被刺激发病,沈家那边的人派人把他送到了酒店。

    而沈南柯则替他处理这个人。

    所有人都以为这人没救了,就连沈南柯也以为。

    但当沈南柯最后得知,这人只是被疼晕过去后,她却动起了歪心思。

    她知道顾谨时城府极深,不好掌控,要想能时时刻刻掌控他,就必须抓住他的把柄捏在手里。

    这样他才能永远都爱她。

    于是沈南柯做了手脚。

    收买了那个人,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但事实上,那人并没有死。

    而沈南柯则1直以‘杀人’这件事威胁顾谨时。

    那1晚是顾谨时第1次这么不冷静,他鲜少丧失了判断力。

    导致他根本没察觉沈南柯的小心思。

    顾谨时拖着1身疲惫,回到酒店,白天工作神经本就高度紧张,晚上又应酬。

    现在又有这么1遭,他体力再好也有些不济。

    他浑身湿透,手背上还有那人的血。

    1步1步艰难的朝房间走,刚要拐进房间的时候,脑袋有些晕。

    于是他靠着墙喘了口气,体力不支的他靠着墙慢慢滑下,直至彻底瘫软。

    此时电梯门不远处,电梯门突然打开。

    周念拿着东西跟1个男生有说有笑走出来。

    说来也巧合,周念突然来大姨妈,到附近超市去买卫生巾。顺便到药店买点止疼药。

    她1来大姨妈就疼得死去活来。

    但由于人生地不熟,她平时又被管着极少出门。

    按照手机定位转了半天都找不到酒店,就只要边走边问,没想到碰到了刚好出来办事的韦1珩。

    这次出来玩,其中有1个跟韦1珩玩得好,就顺手把他也带上了。

    那哥们后来想也觉得奇怪,韦1珩平时从不参加这种无聊的邀约,每天不是跟着爷爷学医,就是学其它。

    这次倒是莫名其妙跟着来了。

    于是大家都猜测,韦1珩肯定是看上那个女同学了,但他们也看不出来,因为韦1珩是个得体的人。

    对异性始终保持距离。

    猜来猜去,大差不差,都有可能。

    毕竟他们这1圈家境虽也有差距,但总的来说都很不错。

    硬要在1起家里也不1定会反对。

    韦1珩把周念送到房间门口,就停住了。

    俩人笑着告别。

    走廊暖黄色的灯光,将俩人的影子拖得很长。

    顾谨时坐在地上,浑身湿透,脸色苍白,他看到周念时,不自觉松了口气。

    但又看着韦1珩。

    他心里像1张白纸被圆珠笔来回画刻般,反复拉扯着起伏。

    呵。

    他自嘲,有什么不好受的?

    韦1珩家世清白,为人端方,于她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归宿。

    而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除了算计,你还有什么?又能做什么?

    今天被绑的是沈南柯,她身后尚且有家大业大的沈家,而她呢?

    你又能为她做到哪1步?能护着她吗?

    莫名其妙的想法,明明她还没做什么,他却兀自图谋动心。

    他想,自己这种人真是肮脏得可怕。

    顾谨时看着俩人说话的样子,漆黑的眸子里泛着冷黄的光,神色安静得脆弱,手边是她被灯光拉得长长的影子。

    他1伸手就能摸到。

    却始终抓不住。

    茶糜花开是末路。

    他的爱萌芽之时,归途便是末路。

    没有远方,更谈不上未来。

    他在黑暗的角落独自凝望,那抹不属于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