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莫丞相想跟离半笙说话,可眼下也不是叙旧的时候。

    “殿下!”莫丞相担心的呼唤。

    南宫墨绪被扶起身,摆手回应莫丞相。

    “各位大人,这些日子辛苦了!”南宫墨绪醒来第一时间,便是安抚他们的情绪跟担忧,“本王既然醒来,已经无大碍,无需担心。”

    莫丞相悬着的心,也松了一口气。

    蓝洛白见他们有事要相商,也转身要出去。

    “蓝大夫,身为朝堂官员!要去哪里?”南宫墨绪见蓝洛白想偷偷溜走,直接当着这么的多人的面,将他留下。

    蓝洛白的身体僵住,背对着南宫墨绪跟几位大人。

    “哈哈......!”蓝洛白转身,尴尬的笑道:“当初也是迫不得已嘛!如今师兄都醒了,这虚名就过了。”

    “你当真是儿戏呢?”南宫墨绪直接回怼,“既然身为朝堂官员,就拿出你的气势。”

    此刻的蓝洛白,暗骂道:“该死的沈昀禾!”

    恨不得将沈昀禾千刀万剐。

    远赴南州的沈昀禾,在路上驿暂停留,却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南宫墨绪看着蓝洛白。

    蓝洛白也乖乖的留下。

    在院子等候的人,玉瑶瑶也跟了过来。

    “师父!”玉瑶瑶直接靠在月哲满肩膀。

    月哲满满脸宠溺,拍着肩膀道:“这么冷,怎么不多穿一点?”

    “不冷!”玉瑶瑶笑着回应。

    微生辞忍不住调侃道:“瑶瑶有莫总督的爱包裹着,自然不会觉得冷,只觉得热情似火。”

    “嫂子~”玉瑶瑶瞬间害羞起来,她摇摆着月哲满的手臂。

    脸蛋更是涨红起来。

    月哲满轻轻拍着她的脑袋,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

    身边的离半笙看着,满脸都是笑容。

    月哲满也抬头,跟他眼神对视上。两个人的手,还牵上了。

    玉瑶瑶看见这举动时,直接一激灵。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微生辞,眼神更是瞪的很大,想寻求答案。

    微生辞却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玉瑶瑶。

    这给玉瑶瑶急的。

    “折月姐姐!”柳笙笙也在,她跟微生辞打招呼。

    微生辞看见她,都瘦了许多。

    “笙笙!怎么瘦了这么多?”看着她以前,肉嘟嘟的脸蛋,却瘦了许多。

    柳笙笙满脸疲惫解释:“最近,我在练武。宁若先生最近不在,没有人教我,二公子教我的武功,过于霸道,实在学不会!”

    “成赤宁教你?”

    “嗯嗯!”柳笙笙点点头。

    “都教了些什么?”

    微生辞突然好奇,离半笙却突然开口:“那孩子,刚才还在,怎么这会儿不在了?”

    突然想起来,他刚才还看见成赤宁的,后来蓝洛白出现之后,就没有见过成赤宁了。

    离半笙东张西望,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微生辞却带着得意的笑容。

    “二公子上次在折月姐姐婚礼回来之后,见到蓝院长就躲。”

    “也不知道躲什么?”柳笙笙也疑惑着嘀咕。

    符赋淡然一笑,她知道。

    此刻的成赤宁,从王府离开之后,看见方岑儿一个人独自回蓝府。

    他主动上去跟方岑儿搭话,护送方岑儿回去。

    平时话少的方岑儿,看见成赤宁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可成赤宁话很多,一路上滔滔不绝的说着,方岑儿碍于他的身份,一路上沉默寡言的。

    身后的秀阳,却满脸的无奈。

    王府里,莫丞相跟一众官员都离开后。

    莫丞相出来之后,跟离半笙对视,又看见身边的月哲满。

    “近些日子,太忙了,都没有好好与故人叙叙旧!”莫丞相年轻的时候,就见过比他年少的离半笙跟月哲满。

    见他们牵着彼此的手,莫丞相也很欣慰。

    柳笙笙见自家的祖父出来之后,便上前扶着他的手,“祖父!”

    “回去吧!”柳太傅浅笑看着唯一的孙女。

    离开前,柳太傅跟微生辞眼神交流一番。

    对彼此轻微点头。

    “看来,好日子要来。该提前备下礼物才行!”

    莫丞相又感慨的说道。

    “今后可要常来!”离半笙笑道。

    莫丞相含笑轻微点头,随后看了一眼微生辞之后,也离开了。